《流浪地球》:在科幻的世界里涂抹中国色彩和想象

来源:2019年11月12日字体:

2019年春节期间,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的票房一路飙升,成为2019年全球第一部超过5亿美元的电影,引起了观众的热议。有人认为“《流浪地球》或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有人认为“《流浪地球》让科幻大片有了中国视角”;也有人认为“影片中很多具体的故事和情节内容没有真正通过特效得到展示”;甚至还有人认为影片“在前置情节的设计上,为救地球,以家庭为单位,抽签决定亲人的‘生死’,显然有悖于人性可以接受的道德底线”,等等。

但是瑕不掩瑜,作为一部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幻民族电影,《流浪地球》以中国文化独特的人文理念和中国人易于接受的情感模式架构为思路,将中国人对土地、房子、家园的那份深厚感情,通过建构影像符号和独特的视觉表达,将各种修辞策略编织到影片故事情节设立的各个环节之中,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科幻电影的拍摄仅仅以“人类的科学理论为依据,以理性的方式对人类世界的未来”进行想象的程式化表征模式,将人类对未来世界充满不确定的想象和感知赋予了一种中国式自我认知阈限内的温情期许和乐观体验。

作为一部科幻电影,该片尽管仍然秉承着类似于好莱坞大片《后天》《2012》等影片固有的呈现方式,即在灾难的呈现、面对和拯救等方面着力凸显影像的视觉快感和感官冲击,力求通过营造一种紧张、凝重、悲情的灾难气氛,将观众带入一种人类文明即将终结的“末世悲剧”之中。但与《后天》《2012》等影片中所充斥的赤裸裸的恐惧和怜悯相比,《流浪地球》在景观呈现上却淡化了这些元素在影片中分量。如全球性的灾难只是作为背景出现在各国的大发龙虎大战之中;杭州地下城35万人的覆灭并没有直接的画面表现,只用人物寥寥数语作了交代;甚至整个冰封的上海城的悲凉景观都被北京地下城中浓浓的年味予以淡化……影片如此的布景无非是要在情节的设置和表达中摆脱好莱坞固有的那种“巨大悲剧和危机感的情境”,为观众创造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视觉景观:“让人领悟到电影所承载的中华文化母体中备受推崇的生命意义和价值维度:自然、和谐、情义、仁爱、忠诚、坚忍……”

正如李泽厚所认为的那样:“中国人很少真正彻底的悲观主义,他们总愿意乐观地眺望未来。”面对物理天体的自然衰竭以及由此而导致的旷世灾难,善良而故土难离的中国人没有去寻找“诺亚方舟”那样的拯救人类的饱含技术理性的工业化器具,而是选择数以万计的发动机去推动地球逃离太阳系,这种依托简单器物拯救地球的想象力和思维方式,一方面展示了中国人“安土重迁,黎民之性”的故土情怀;另一方面也表达了中国人对“愚公移山”那种滴水可以穿石的朴素价值哲学的笃定。带着地球去流浪,这显然就是一种再朴实不过的“家国情怀”在当代中国人心目中的期许,如果将其放到世界的宽广国度之中去思忖,这就是今天我们中国倡导的“命运共同体”;而要以2500年的时间长度来完成地球和人类的宇宙流浪之旅,如果没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精神气度是难以完成的,这也在一个侧面向世人展示中华民族“生生之谓易”的悠久历史和文化,即“变易”是为了更好的“生生”,只有保持永远的动态运转以及生命体的生生不息,我们才能达到生命的彼岸,赢得“继续存在”的可能性。

其实,在《霸王别姬》《活着》等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经典影片中也有着很直观的呈现。如果没有时间来沉淀中国人对民族精神的传承和赓续,那么中国文化乃至中国精神就不会影响一代又一代人。抑或说,正是由于影片将时间这一饱含中国人价值期许的文化内核附着其上,才使得影片虽经30多年的历练和淘洗依然能呈现出历久弥新的价值。在影片《流浪地球》中,2500年这一漫长的地球流浪本身就包含着中国人对时间概念的想象性表达和“天人合一”理念的经典阐释,即便穿越再多的黑暗和阴霾,中国人也要和世界其他民族的人民努力活下来的果敢。也正是千百年来中国人面对困难时所积淀下的不屈勇气,让中国人很少去分析灾难形成的原因,而更愿意将精力放置于拯救灾难的过程之中去体悟生命的价值之所系。这一点在影片《流浪地球》种表现得可谓真真切切。事实上,淡化灾难对人类生命造成伤害的视觉景观呈现并非都是坏事,但是作为一部科幻电影和商业电影,没了视觉张力很会削弱市场的认可度和受众的认同感。究其原因,一方面由于中国影片缺少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实践和技术历练,另一方面就是中国影片的市场定位过于窄化。正如《流浪地球》导演郭帆所说:“在《流浪地球》中,我们尽全力去降低科幻的阅读门槛,使观众易于接受。”或者说,导演郭帆从一开始就将《流浪地球》的定位在中国人的视界之内,也就是说他不敢轻易挑战中国人普遍认可的情感和价值底线。当然,也正基于此,《流浪地球》虽获得国人的一致赞誉,赢得了超越想象的票房收入,但影片跨国性拷贝并不火热。

哲人讲:“一种文明的生存之道就是一种文明的生长方式和维持存在的方法论。”将《流浪地球》涂抹更多的中国元素、色彩和想象从而取得最大的成功,就在于导演郭帆找到了“契合中国人情感与审美的内容,以及勾连情感认同的契合点”。在中国人的视觉感官体验中,如果植入过多的西方式元素往往会让人觉得有很强烈的违和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影片在颜色的选择上青睐于红色,在衣服的选择上青睐于工装的原因。这些很符合中国人的情感认知和文化认同。再比如影片中的“北京第三区交通委的行车安全提示”,从表面上看好像有一种调侃、戏谑的味道,实际上很符合中国人日常大发龙虎大战的意义感和价值感,不仅能够强化中国人过去几十年文化记忆的心理认知和情感期许,而且还能产生一种间离而亲近的观影效果,有效地避免了因情感价值相违而造成的疏离。事实上,包括近年来引进的很多美国好莱坞大片,为什么那么有视觉冲击力的影片会造成观影期间观众的昏昏欲睡,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观众对影片所要表达的情感和价值不认同,或者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看不懂,只觉得场面很精彩。如果说《流浪地球》是一部中国硬科幻电影的话,那么我们只能说它是一部借鉴了好莱坞影片设计的形式和方法,而将更多的中国观念和中国精神植入其中的能够引起中国人产生强烈情感共鸣的中国式科幻“创世神话”,可以说《流浪地球》饱含着中国电影鲜明的生长方式和维持其存在的方法论。

“一切事物的生死意义最终都在于文明的生死。”作为一部中国式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尽管在迈向国际科幻电影的征途上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和缺陷,但是一部真正世界级的科幻电影要想走向世界,他的生命体系中必须有着人类对情义和责任的表达和期许,否则即便它的形式和外表再华丽、再光彩照人也是有着精神缺陷的,因为它缺乏休戚与共的“共命感”,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


作者:杨亮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