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千年丝路 读万里长城

来源:2019年11月14日字体:

望千年丝路 读万里长城

李国荣丝路长城诗作小辑

 

2019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登临敦煌莫高窟、嘉峪关关城时强调指出,要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管理好,加强研究和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

历史古迹、文物珍遗、山川胜景,并不会自己诉诸某种表达,它往往因人与之进行的对话而“说话”,因人的情感兴发、情思涌动而“活起来”,是谓触景生情、一切景语皆情语。这种情,又因人特别的感触,而更显生动,更加深切。

作为在我市工作大发龙虎大战了十五年的一名普通市民,作者对嘉峪关深厚博大的历史有着由衷的感怀,对这片雄浑壮美的土地存着深情的眷恋。久居这座厚重苍凉又年轻美丽的城市既欣然于都市的富庶发达,更流连于雄关的古老沧桑,经常跟本地文化专家寻访丝路长城遗迹凭吊嗟叹,跟户外驴友一起穿行旷漠涉险山川,用脚步丈量巍峨雄壮,幽思贴近历史风烟,由此也会涂写一点文字,记录些许思考和感慨。

身在广袤的河西,便有了放纵身心的可能。千年古郡近在咫尺,古道西风扑面而来,说走就走的旅行更多是一种朝圣和探寻,一次次的踏足过访,总会听到山河寂寥宏阔的回响、历史旷远悠长的遗音。又因为父母亲人在千里之外的渭水之阳,因此总是年复一年地在嘉峪关和故乡之间穿行千里河西走廊祁连山北山南,不知多少次驱车走过瀚海穷漠、陇坂山原一路所见尽是边塞故垒、烽火残垣,这种视觉的壮烈直视,必会带来心灵的深重,历史和河山叙说的声音,也就成了作者点滴文字

我们编选了作者近年来一些关于丝路长城山川风物的诗作,特在全市上下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甘肃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庆祝建国70周年之际刊出,以期传达作者对这片土地的深情,抑或引起读者的一点共鸣。


(上)

 

嘉峪关

 

飞楼巨障连天地,影动奎娄紫宙间。

岭绝眉头襟瀚海,河分眼底带关山。

光含涿鹿狼烟照,势接卢龙剑气还。

不信匈奴心未死,金城作镇定区寰。

 

飞楼,高楼。巨障,巨大的屏障。

奎、娄,西方的星。

岭、河,指祁连山、黄河。

涿鹿,泛指华北、塞北一带的战场卢龙,代指山海关。

金城,坚固的城池。区寰,境域、天下。

 

 

 

嘉峪关即景

 

苍茫暮色满天涯,塞下秋来不看花。

两水分明嘉峪月,三山落尽玉门沙。

细腰红柳摇霜夜,铁干胡杨隐翠霞。

万里长空何处有,应怜此地是吾家。

 

两水,概指呼蚕水(讨赖河)、弱水(黑河)嘉峪,此处指嘉峪关。

三山,概指祁连山、黑山、嘉峪(文殊山)

翠霞,青色烟霞暮霭。

 

登嘉峪关楼

 

极目长空塞叶斑,呼蚕独去碧云闲。

驼铃振远阳关道,雁阵飞横嘉峪山。

国用藩维凭表里,功当会市可齐班。

时人未解兴衰事,争说将军奏凯还。

 

呼蚕,即讨赖河北大河,古称呼蚕水蚕水

藩维,屏障表里,国之内外代指中原王朝属地。

会市,集市,指边境的互市。齐班,并列,指嘉峪关的通商功能与防御功能并列。

 

游嘉峪关

 

巨镇雄天下,光名海宇驰。

崇墉擎北漠,峻阁指东维。

道植左公柳,石刊少穆诗。

今来频属望,紫燕动春枝。

 

巨镇,强大的藩镇,坚固的镇戍之城。

光名,美名。

崇墉,高墙、高城。

峻阁,高高的楼阁。东维,东方。

左公柳,清左宗棠进军新疆期间,沿途广植杨柳,后人称之为“左公柳”,嘉峪关关城东闸门外尚存一株。

刊,刻。少穆诗,少穆即林则徐的字,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九月,林则徐被遣戍新疆伊犁,路过嘉峪关时作《出嘉峪关感赋》诗四首,今刻毛泽东手书的第一首于嘉峪关关城东闸门外巨石上。

属望,瞩望、注视。

 

泉分九眼草萋萋,犹见当年白鹭栖。

猎火烘云玄漠北,金戈曜日大河西。

长城走马翻牙纛,沙朔平胡震鼓鼙。

依旧天生桥畔月,为谁高照为谁低?

 

峪泉,即九眼泉。

猎火,战火,胡人出兵征战则燃。烘云,照亮、渲染云彩。玄漠,犹漠北。

曜日,映日。大河,指黄河。

牙纛,犹牙旗,军中的大旗。

沙朔,北方沙漠之地,此处概指嘉峪关外的大漠。鼓鼙,军中常用的乐器,犹战鼓。

天生桥,嘉峪关关城西南约五十里冰沟口外讨赖河上一座岩石崩塌横覆、连通峡谷两岸的桥,“如天然生”,故名,曾为山南诸部跨越天险、绕行嘉峪关的唯一通道。东察合台汗国满速军曾经此桥偷袭肃州城、嘉峪关后明军毁坏连接两岸崖壁的小道以绝断此桥,史称斩断天生桥

 

小钵和寺

 

亭障连连望铁离,屏藩绝地问谁知。

三千塞路悬天末,八百流沙被朔垂。

北海风寒苏武庙,南山雪冷李陵碑。

萧萧故垒听芦荻,恰似胡笳夜夜吹。

 

小钵和寺,位于嘉峪关市新城镇野麻湾村,汉代即设隘口,丝绸之路嘉峪关境内的“北道”从此处经过。原有元朝时蒙古人所建寺院,明初起筑嘉峪关关城时,在小钵和寺故址筑钵和寺营土堡,与嘉峪关遥相呼应,有重军驻守,承担屯兵御敌、征收税银、启闭商贸、审查出入人员等职责,堪称嘉峪关的“副关”。明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沙州卫都督佥事喃哥东迁,获准入居此处。

铁离,又作铁利,唐时黑水靺鞨一部,此处借指山海关及辽东长城。

被,覆盖、遍及。朔垂,泛指西北边地。

南山,即祁连山,古称南山、天山。

 

骟马城

 

平川漠漠几层冬,万里风云总不同。

古戍鸣金驰汗马,新弦破阵玄熊。

孤城白日沙如雪,断壁青鸦影似弓。

此去胡天人未驻,山前依旧水长东。

 

骟马城,位于嘉峪关以西约百里处玉门市境内,旧称骍马,为汉唐屯戍要地。明设骟马营,为嘉峪关西前哨。

古戍,古战场。鸣金,指战场上的声音。汗马,大宛马,即汗血宝马。

新弦,新作的乐、词。破阵,即词牌“破阵子”。玄熊,黑熊,《天龙八部》中《破阵子》词有“赤手屠熊搏虎”句,与友人探访骟马城,途中曾谈及西域往事及侠客逸事等。

胡天,概指边地的天空。

水,骟马城东南有骟马河,今称白杨河。

 

天罗城

 

大漠穷秋飞白草,明墙汉塞委荒村。

严风漫卷迷胡碛,野雁低回落后墩。

雪暗天罗收日月,云生地角接昆仑。

单于猎火谁曾见?不驻连营驻王孙。

 

天罗城,位于金塔县境内,附近有汉、明长城。城接大泽,水草丰美,相传一蒙古王子生性恬淡、不喜征战,曾筑成而居。

穷秋,深秋、晚秋。

严风,大风、寒风。胡碛,北方的沙漠。

后墩,即附近的花城湖后墩。

 

卯来泉堡

 

塞外长风乱鸟啼,青云远岫压天低。

无边落木屏嘉峪,半月寒光冷合黎。

 

卯来泉堡,位于嘉峪关南约六十里处肃南县境内,为明代嘉峪关防线最南端。

远岫远处的峰峦。

嘉峪,此处指嘉峪山。

合黎,合黎山,属天山余脉河西走廊北山山系。“合黎”又为蒙古语“黑”的意思,此处指嘉峪关境内的黑山。

 

新城沙堡

 

漫漫黄沙充野塞,萧萧落木满荒城。

犹闻战鼓惊天地,剥尽泥尘洗锈兵。

 

新城沙堡,最早的新城堡,后废弃,重新易址修建。

锈兵,锈蚀的兵器。

 

新城堡

 

青纱苇帐觅残墙,追感三迁定大方。

边将飞章来紫殿,移山安固筑严防。

 

新城堡,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筑,位于今嘉峪关新城镇新城村。

追感,回忆往事而感触。三迁,指营堡多次易址移建一事。大方,大地,并有高明战略的意思。

飞章,报告急事的奏章。紫殿,代指朝廷。

安固,安定巩固,指最终确定并修筑了坚固的营堡。

 

 

 

祁连雪润千江水,嘉峪风生万古云。

人去阳关秋入塞,边声夜夜几回闻。

 

红泉墩

 

界起明边两万程,符传此燧始兴兵。

而今一柱西风里,自有惊天动地声。

 

红泉墩,又称大红泉墩,位于嘉峪关市界西南角,处于张掖市(肃南县)、酒泉市(玉门市)、嘉峪关市交界处。嘉靖八年(1529年)筑,“长城所自起也”,是嘉峪关防线最西南。

符传,古代调兵的信物,意即作为嘉峪关防线的墩台,这里发现敌情的情报即发兵的依据。

 

讨赖河

 

万里边墙万仞悬,上依绝壁下临川。

遥看青海连沧海,云怒涛翻向远天。

 

讨赖河墩,即今俗称的天下第一墩,位于嘉峪关南约十五里处讨赖河大峡谷悬崖上。

青海,即青海湖、青海湾。沧海,大海,又为东海、渤海的古称。此处概指黄海、渤海,借指辽东、山海关一带。

 

南头墩

 

平沙漫漫侵嘉峪,弱水汤汤隐合黎。

日暮岚清风出塞,遥看飞阁与云齐。

 

南头墩,明嘉靖十八年(公元1539年)筑,位于嘉峪关南边墙约五里处。

侵,接近。嘉峪,此处指嘉峪山。

汤汤,读如商商,水势浩大的样子。合黎,即合黎山。

 

 

暗门墩

 

点点孤鸦白日昏,黄沙漫卷掩荒村。

何知遗世非深隐,万里边墙此暗门。

 

暗门墩,即北暗门墩,位于嘉峪关北边墙上。

深隐,深藏的隐者。

 

 

沙岗墩

 

汉塞秦关空自语,红霞白鸟欲兼飞。

犹闻鼓角惊边月,紫电寒光照铁衣。

 

沙岗墩,永乐年间筑,是嘉峪关新城草湖一带最早的墩台。

兼飞,共同飞舞。

紫电,紫色光芒,犹刀剑锐利的光芒。

 

 

车行冰沟口

 

极望南山远,惊尘万里飏。

天生桥下水,楚坝板头霜。

深谷空高岸,悬涛动夕光。

归行疑失路,云漠隐边乡。

 

冰沟口,位于嘉峪关西南约五十里处,讨赖河自此流出祁连山。

惊尘,车马疾驶扬起的尘土。

楚坝板,即楚坝桥,亦称阻坝桥,激流冲荡山间树木而阻于峡谷形成,曾在冰沟口内讨赖河

悬涛,飞湍而下的急流。

云漠,天上垂云和大漠交接之境,极言其辽远。边乡,边地或边地之城。

 

 

 

 

心向苍茫访古声,阳关大道过边城。

千寻佛阁连霄汉,万态飞天舞落英。

石室沉沙非有劫,莫高失色未兴兵。

何须楚客承功罪,怅望三危意平。

 

楚客指发现莫高窟藏经洞道士王圆箓,系湖北麻城人。

三危,即莫高窟南面的三危山。

 

 

 

四郡连开著令名,凿空万里费经营。

威宣盛汉垂西域,风起雄唐遍九瀛。

自信来宾真气象,那堪丧物买逢迎。

百年何事频相扰,还问河山孰覆倾。

 

九瀛,指九州与环其外的瀛海,此处言其所到之辽远。

来宾,前来宾服、归附。

 

登祁连

 

修岭无途纷乱裁,叠峰攀尽半空开。

呼蚕巨堑连天去,嘉峪长云接地来。

北漠风烟迷望眼,南山冰雪锁烽台。

犹将浊酒听俦侣,煮史清谈吊龙堆。

 

呼蚕巨堑呼蚕水流出的峡谷俗称讨赖河大峡谷

俦侣,伴侣、朋辈。

龙堆,即白龙堆西域沙丘名。

 

 

望祁连

 

万古南天千丈雪,冰心寒骨为谁愁?

漫言有意人不在,可待此情到白头

 

漫言,莫言、不要说。

夜宿鳌塔

 

团扇豆火两三点,雨打孤篷四五声。

晓撷春畦新剪绿,枝头恰恰啭流莺。

 

鳌塔,即永登县河桥镇鳌塔村,位于祁连山东段达坂山谷地,大通河西岸。

团扇,用扇子扇。豆火,谓火小如豆。

 

过连城

 

天山耸峻望西倾,胡地青海汉家营。

满目江河同日下,一川柳伴云生。

 

连城,即永登县连城镇,位于祁连山东段达坂山东麓,大通河东岸河谷。

天山即祁连山

 

鲁土司衙门

 

绝塞雄藩控要津,胡家宿将汉家臣

空留荒冢河湟外,几段昭名几段尘。

 

鲁土司衙门,位于永登县连城镇,是我国现存最完整的土司衙门。鲁土司,即明清两代统辖永登地区的鲁贤等一系土司家族。其始祖脱欢,为忽必烈侄重孙,元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明军破大都(北京),脱欢流落河西。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降明,被安置于连城,是为一世土司。后因脱欢次子巩卜世杰、孙失伽等平叛、北征有功,永乐帝授失伽为庄浪卫(甘肃永登)指挥同知,赐姓鲁,更名鲁贤。

绝塞,极远的边塞地区。雄藩,地位重要、实力雄厚的藩镇。

昭名,显著的声名。

 

达隆沟

 

溪谷多岐路,循回到岸头。

问牛何所去?答我几声谋。

 

达隆沟,位于祁连山南麓青海省门源县仙米镇达隆村。

 

 

登达龙垴遇雨

 

岭路迢迢望雪堆,双峰如闼入云开。

天边风雨排山下,眼底波涛动地来。

撞壑松声惊宿鸟,绕林薄雾润苍苔。

遥看几处青烟袅,点点牛羊信步回。

 

达龙垴,位于祁连山南麓青海省门源县仙米镇达隆村。

闼,门。

 


(下)

 

 

博望侯

 

身未宽纾志未酬,孤忠仗节鸿谋。

功兴汉武来西域,旷代扬称博望侯。

 

博望侯,张骞的封爵。

未宽纾,谓紧张疲困未能缓和。此处指张骞出使西域期间,为匈奴所获、陷于困境一事。

仗节,手执符节。

 

张骞归汉

 

快马催飞瀚海隅,遥瞻秦树望天都。

途穷万仞呼蚕堑,奉有十年堂邑奴。

亡走虏尘全命节,归来北阙对鸿图。

一朝雁碛分关郡,款塞称藩竟五胡。

 

呼蚕堑,即呼蚕巨堑呼蚕水流出的峡谷俗称讨赖河大峡谷在嘉峪关市西南。呼蚕水祁连山南麓,自北麓冰沟口出流经嘉峪关、酒泉一带汇入羌谷水(又称弱水,即黑河),入居延泽(又称居延海、苏泊淖尔,位于巴丹吉林沙漠西北缘,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北部)。在嘉峪关附近一段,以惊涛急流、高岸崇崖、险峻深谷而成一处难以逾越的天险。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于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返回长安途经此地,峡谷再次匈奴所获。一年后回到长安,即向汉武帝报告了此地及河西的战略价值和西域诸国情况,天子欣然,以骞言为然,于是决定征匈奴、据有河西经略西域

堂邑奴,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与姓堂邑名甘父的奴仆等一百余人同行,十三年后返回长安,唯骞与堂邑氏奴二人得还

亡走虏尘,指张骞逃离困境。命节,皇帝授予的符节。

雁碛,北方边塞地区,此处概指河西及西域地区。

款塞,叩塞门,谓外族前来通好。称藩,自称藩属。

 

 

 

凿空西域

 

十年一去终归汉,万里边方竟凿空。

忽见长安多异色,蒲陶目宿满离宫。

 

蒲陶目宿,即来自西域的葡萄、苜蓿。

 

胡马胡姬胡旋舞,汉音汉爵汉宫妃。

从今四海为家日,月共天涯燕共飞。

 

汉宫妃,本指王昭君此处借指和亲通好的汉朝公主。

四海为家,犹天下统一。

 

 

 

 

 

 

 

 

马莲滩怀古

 

酒泉塞下马莲滩,曾见当年弱水寒。

铁鼓征鼙催虎骑,朱旗羽纛动营盘。

尸陈巨堑平胡虏,臂断穷沙捉可汗。

千载鸿功多少事,至今骋说斩楼兰。

 

马莲滩,呼蚕水岸的一片草原湿地位于今酒泉市肃州区银达镇一带。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春,汉武帝遣骠骑将军霍去病一万骑兵出陇西、取河西霍去病在打败羌谷水流域的五个匈奴王国后“过焉支山千有余里”,至呼蚕水流域马莲滩一带与匈奴鏖战,斩杀折兰王、卢胡王,浑邪王迫于压力而杀休屠王之后将其众降汉。汉朝同年在浑邪王故地设置酒泉郡,并以酒泉郡为根据逐步扩张,分置武威、张掖、敦煌,列四郡,据两关焉据有河西地区。

酒泉塞,即汉代所设的遮虏障、玉石障,亦即后来的玉门关,一说在嘉峪关西北十五里石关峡口。此处泛指嘉峪关、酒泉一带。

纛,读如,羽纛即军中以羽为饰的大旗。

臂断,指西汉时平定河西及西域断匈奴右臂一事。穷沙,广袤荒凉的沙漠。捉可汗,指匈奴浑邪王降汉休屠王子被捉等事。

骋说,尽情陈说。斩楼兰,以傅介子诛斩楼兰王一事,借指霍去病攻河西汉朝平定西域等事。

 

 

 

 

 

 

 

 

 

 

咏班超

 

 

写书呵砚坐斋头,投笔遗编恨未休。

向慕张郎怀致远,常思介子奋封侯。

徒称口辩能宣对,无奈公羊不紫骝。

尚有兰台除令史,还期顾报进鸿畴。

 

写书,班超年轻时为官佣写书、抄书。呵砚,天寒嘘气使砚中墨汁解冻。

投笔,班超曾辍书投笔叹曰:大丈夫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乎’”。遗编,放下书简。投笔从戎一典即出于此。

口辩,班超善于雄辩,相传曾在宫中与汉明帝辩论答对。

公羊,即《春秋公羊传》,此处代指史书。班超父班彪、兄班固均任史官班固妹班昭修成我国第一部断代史《汉书》。紫骝,骏马名,此处代指战马。

兰台除令史,除,拜官、授职,班超曾任兰台令史。

顾报,顾念报答。鸿畴,宏大的谋略。

 

 

塞草离离塞日红,远逾葱雪逐边戎。

八千里路长风烈,三十六人壮气雄。

战彻龙沙争用命,疆开朔土自横功。

由来万死难辞老,白发将军尚挽弓。

 

远逾葱雪,指班超率军越过葱岭(即帕米尔高原)、天山一带。边戎,边境之族。

三十六人,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班超带领三十六人在鄯善国,突袭斩杀前来诱胁鄯善的匈奴使团,后与三十六人建立了平通汉道的非凡功业,不探虎穴,不得虎子一典即出于此。

龙沙,西域沙丘名,即白龙堆,又称龙堆、龙沙,此处指西域。

朔土,北方地区,此处指西域地区。

 

 

戎臣持命云间,回首中原涕泪潸。

不敢望归酒泉郡,但求生入玉门关。

 

戎臣,在外征战的武将。云间,极为高远地。班超久在西域,年老思土,上疏奏道:臣常恐年衰,奄忽僵仆(随时可能死去),孤魂弃捐。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

 

 

 

耿恭单兵固守孤城

 

疏勒金蒲悬绝壤,穷军敝卒守孤城。

凿山忍见形容悴,煮弩犹能胆气生。

校尉结缨驱寇敌,单于败走叹神兵。

余心赴死当全国,汉必行诛虏必清。

 

疏勒、金蒲,西域城池名。明帝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戊己校尉耿恭以二十六人先后固守金蒲城疏勒城金蒲城被困期间耿恭用奇计以强弩发射毒箭匈奴军惊呼汉兵神,真可畏也,遂解去。其后耿恭移守疏勒城,匈奴复来攻。耿恭坚守抗对匈奴数万之众连月逾年,救兵不至,水源断绝,粮草耗尽。耿恭及部众上下一心,凿山钻井取水,煮盔甲弓弩皮革充饥,前后杀敌数千百计。数月后,酒泉太守段彭等率军出酒泉塞、过玉门关(一说其故址在今嘉峪关关城以北石关峡)驰救,耿恭得以解围,所部生还十三人,卒全忠勇。绝壤,极远的地区。

穷军,处于困境的孤军。敝卒,疲惫的士卒。

结缨,系好帽带,从容就死。

全国,保全国家。

行诛,即行天诛,指帝王的征讨或诛罚。此处借陈汤斩杀来犯康居的匈奴郅支单于并表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一事以指耿恭。

 

 

公主远嫁图

 

羽帐珠旗迤逦开,鸾车翠辇起边埃。

愁惊早角吹霜尽,泪动残潮荡月回。

远去胡天终绝域,徒留别怨向章台。

犹怜帝子遗青史,娥影翩翩入画来。

 

公主,指远嫁西域乌孙国的刘细君,本为罪臣江都王刘建之女。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乌孙王猎骄靡请求与大汉通婚,汉武帝遣“细君为公主,以妻焉。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宦官侍御数百人,赠送甚盛”,出长安,至酒泉后,当地太守拜见宴请,再经嘉峪关一带远赴西域。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被乌孙昆莫封为右夫人的刘细君,在乌孙只大发龙虎大战了五年后便去世。

边埃,边地的尘土。

绝域极远之地。

章台,汉长安街名,此处代指长安、汉朝。

 

 

 

 

 

咏怀游击将军

 

嘉峪山前鸿雁飞,断烽残壁挂西晖。

声惊百战将军死,影落千旗烈士归。

 

游击将军,指明正德年间镇守嘉峪关的甘肃游击将军芮宁。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十一月,东察合台汗国满速儿率万骑直犯肃州,肃州兵备副使陈九畴遣芮宁等御之。芮宁部行至文殊,与敌遭遇,双方于黄草坝(今文殊镇塔湾至冯家沟一带)一线,自朝鏖战至暮,矢尽援绝,芮宁中流矢牺牲,余部被围于冯家沟,八百余人全部壮烈殉国。

 

 

血战小钵和寺

 

衰草寒天入莽苍,平沙堡障远边场。

云钲戍鼓吹风紧,骊火狼烽照夜光。

壮士三千争战死,连村十里尽焚炀。

旌旗野竖残声落,满地朱殷染夕阳。

 

明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十一月,东察合台汗国满速儿率万骑犯关,小钵和寺四百余名守军全部战死。抵御满速儿一战,肃州、嘉峪关明军计有三千余人殉国。

边场,犹边疆。

云钲、戍鼓,皆军中乐器。

骊火、狼烽,即烽火。

焚炀,焚烧。

朱殷,殷读如“烟”。朱殷血色代指战场积血。

 

 

 

 

万里烽烟动几时,从来义士为君驰。

伏平紫塞闻蒲类,击破白登盼骠骑。

身死胡家思汉地,魂归故国将王师。

残台剑立寒宵露,独向秋风戴月迟。

 

紫塞,北方边塞。蒲类,指威震匈奴的西汉名将赵充国,曾任蒲类将军。

白登,指汉高祖“白登之围”一事。骠骑,指骠骑将军霍去病。

 

 

吊林文忠公

 

云程万里雁声催,嘉峪关前驻马回。

画角吹残黑山月,霜风冻彻白龙堆。

孤臣死国元无惧,烈士行边竟可哀。

不盼衰龄重召命,何悭老病入关来。

 

林文忠公,即林则徐,谥号文忠。

云程,遥远的路程。

白龙堆,西域沙丘名。

行边,本指巡视边疆,此处指林则徐被“遣戍伊犁”一事。

悭,悭吝、顾惜。

 

 

 

 

左公西征

 

昆仑引望白云间,大将筹边鬓已斑。

死士抬棺辞故国,雄兵誓剑向天山。

西风饮马呼蚕水,壮志书丹第一关。

植柳道旁犹作信,不平胡虏不回还。

 

死士抬棺,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二月,年已六十四岁的左宗棠“舆榇(读如‘趁’)”出关,亲率大军西征新疆。

壮志书丹第一关,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十月,左宗棠西征新疆期间镇肃州城视嘉峪关防务,并手书天下第一雄关匾额。

植柳,左宗棠进军新疆期间,沿途广植杨柳,后世称左公柳,嘉峪关关城东门外尚存一株。

 

 

 

明中闭关有感

 

高墙起筑锁烟埃,绝贡夷关不自开。

众志成城,四封宾服万方来。

 

此诗作于2019年,时中美贸易战正酣。

绝贡、夷关,断绝贡赋交好,闭锁关口会市。

,坚固的要塞

四封,四境之内。宾服,归顺、服从。

 

 

 

 

 

 

洗兵露冷秦边月,饮马风凉汉地秋。

一曲相思吹夜白取剑再登楼

 

平明,天明。

楼,此处指戍楼,即边关士卒观察敌情的瞭望楼。

 

进藏先遣连

 

旌旗漫卷荡云沙,壮士横功未返家。

雪海关山千万里,长风夜夜动天涯。

 

进藏先遣连,即新疆军区独立骑兵师一团一连。19505月,为解放西藏阿里地区,新疆军区以独立骑兵师一团一连139人为进藏先遣连,从新疆于田出发,历尽千难万险,徒步跋涉千里,进军藏北高原。在短短一年间,全连共有六十余名官兵光荣牺牲,其中有天水籍霍廷俊、陈忠义等数十人。为表彰先遣连的功绩,西北军区于1951年授予该连“进藏先遣英雄连”荣誉称号。

 

胡沙朔雪曜天锋,血沃昆仑几万重。

凛凛英风经古月,茫茫海岳尽尧封。

 

天锋,喻兵戎、战争。

海岳,谓四海与五岳,代指各地疆土。尧封,即中国疆域,尽尧封,意即全部纳入版图。

 

 

雪域严兵仗剑芒,秦川子弟荡胡羌。

投躯报国陈忠义,日月丹衷共永光。

 

严兵,犹陈兵、部署军队。剑芒,剑锋、宝剑的锋芒。

丹衷,赤诚之心。

 

 

嘉峪关留别马大兄其二

 

虞城夫子俊无论,才吊敦煌过玉门。

白日楼头惊白漠,黄沙远戍向黄昏。

眉峰卷浪呼蚕水,云发尘第一墩。

此去东南千万里,徒留倦客黯乡魂。

 

虞城,即江西赣州,马大兄供职于赣南师范大学。

吊,凭吊。

白日,耀眼的阳光。白漠,大漠、沙漠。

远戍,边境的军营、城堡或战场。

云发,指头发,犹言其多而散乱。第一墩,即讨赖河墩,今俗称天下第一墩。

 

 

 

 

 

 

 

 

 

 

 

 

兼道吹沙掩夕岚,九边碛路解征骖。

宽衣饱啖胡羊美,抗首欢分大酒酣。

谒罢秦关听远渡,吟高汉月照清潭。

送君别处频东望,一夜秋风到漠南。

 

兼道,犹兼程,以加倍的速度赶路。吹沙,吹扬沙土。夕岚,暮霭。

九边,明设九边、四镇,此处指嘉峪关。碛路,多沙石的道路。征骖,远行的车马。

抗首,昂首、举首。

 

 

西来远界扣重扉,信道雄关定国机。

目断天山迷瀚海,心驰峻阁望中畿。

楼头铁马摇边月,塞上胡笳动白衣。

别有登临伤往事,云平嘉峪雁南飞。

 

远界,遥远的边境地区。扣重扉,扣扉即敲门,此处指登临嘉峪关。

信道,知道,犹言果然是。国机,国之机务,国家兴亡的关键。

天山,即祁连山。

峻阁,高耸的楼阁。中畿,泛指中原地区、内地。

铁马,悬于檐间的风铃,又指战马。

 

 

 

驾车还家

 

云伴寒星月伴楼,单车快马过凉州。

平羌口外孤羌管,古浪峡边白浪头。

瀚海茫茫浮日远,大河隐隐接天流。

回看玉塞知何处,万里风烟一望收。

 

平羌口,位于祁连山北麓山丹马场之西,可从此地穿越祁连山直达青海。

古浪峡,位于河西走廊东端,古浪县境内,南连祁连山乌鞘岭。

大河,即黄河。

玉塞,即玉门关。

 

 

车行塞上

 

己亥中秋,自嘉峪关至民勤,车行河西,越北山,又巴丹吉林沙漠。往来征程,穷漠大原,车小如豆,人微如蚁。因有感焉。

单骑飙驰卷断蓬,黄沙如浪影如风。

云横大漠狼山下,雪白祁连青海东。

曾见胡儿飞汗马,几回汉将挽雕弓。

塞鸿远去清笳起,千载秋声到此中。

 

单骑,骑读如“纪”,一人一马,此处借指独自驾车。断蓬,断飞的蓬草。

塞鸿,塞外的鸿雁。清笳,谓凄清的胡笳声。

 

 

 

遣怀其二

 

岁去惊心愁未遣,清商唱罢舞衣单。

楼头望远山黛,塞下临风月更寒。

暂抚新弦歌旧梦,还留陈酒待余欢。

长庚渐落秋空白,满地青霜谁与看?

 

清商,即五音之商声,谓其调凄清悲凉,故称。

青霜,青白色的霜,秋霜。

长庚,星名,西方的星,黄昏时分出现。


作者:李国荣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