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来源:嘉峪关日报2019年11月29日字体: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闵敏芝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支粉笔,画出的是彩虹洒下的是泪滴。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个讲台举起的是别人,奉献的是自己。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就成了你

这首老歌每当响起,我就热泪盈眶,思绪纷飞,一下子想起我的中学老师……

马老师的手

她是我初中遇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语文老师——马慧雅老师。她年近五十,个子不高,面庞黄瘦,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总是溢满慈爱,常年独自一人住在学校分给老师的办公室里(兼厨房和卧室)。

她教学负责认真,勤奋工作,对学生充满爱心。我记不清她上过最难忘的一课是什么,但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却至今难忘。一个夏天阳光明媚的上午,马老师让我们在教室里写作业。教室安静极了,周围只有“沙沙”的笔尖在纸上跳舞的声音,而我的笔却在不停地乱摇,右手背上的红疹子似乎像一群密密麻麻的蚂蚁在叮咬着我,搅得我心神不宁。用力抓挠也不起作用,却更疼了。我急得满脸通红,恨不得马上离开教室。教室太安静了,我不敢破坏这美好的宁静。那就忍忍捱到放学回家吧……可是家里空无一人,爸爸打零工中午不回家,兜里的两块钱不允许我把它交到诊所,否则肚子就会抗议。我一边艰难地做作业,一边正思考着如何战胜“红蚂蚁”……动听的放学铃声终于响起,同学们欢呼雀跃冲出了教室。人去楼空,周围又安静极了,我一人待在教室,似乎在等待什么,等待爸爸从天而降,不可能,他怎么知道我又痒又饿?中午强烈的阳光照到手上,使“红蚂蚁们”更活跃了,睡一觉会好起来的,我如此安慰自己。我趴在课桌上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摸着我的右手,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摆在我的面前,一支神奇的药膏杀死了手上的“红蚂蚁”……

这双伸向我的天使般的手,正是马老师的手,从此这双手送我顺利地考上县里重点高中;这双手递上的一百元奖励我考上大学;这双手写出的温暖鼓励的话语使孤身一人外出求学的我重新找回了大发龙虎大战的信心……

第一个家访的杨老师

他是教我们体育并担任我的班主任的杨明军老师。个头中等,敦厚壮实,三十多岁,浓眉大眼,嗓音洪亮,浑身充满着活力。

高中时我属于那种永远坐在第一排的、埋头学习默默无闻的“丑小鸭”,内向不爱表达,缊袍敝衣处在衣着入时光鲜的城里孩子之间,更使我抬不起头来。自尊心强的我努力用读书学习来掩盖自卑带来的不安。可老天爷似乎没有看到我的努力并不眷顾我。高三那年冬天,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子将我打入深渊。

一年前爸爸突然口吐鲜血被送往医院,做完胃部切割手术三周后就回家了。医生嘱咐不能再下地干活了。家里负债累累,眼看我的学费住宿大发龙虎大战费已成了问题,爸爸在我去县里上学的时候又去造纸厂上班了。我拦他不住,他说自己好了。

1998年12月一天清晨,上课前,表哥突然来学校里找我。我好奇怪他怎么突然到学校来了,让我立即回家。一路上,他不言语一声,我心一阵揪紧。回到家,爸爸躺在炕上,颧骨突出,两眼深陷,脸色蜡黄,我强忍着泪水走到了土炕前:爸爸瞪大眼睛说:你怎么……不上学……?我忙撒谎到:放假了。四大大把我拉到门外告诉我,你大,已经大小便不能自理,下不了炕了,你陪他几天。

爸爸睡着了,我坐在炕前发呆,大脑一片空白,任由眼泪肆意倾泻。突然门外一阵匆忙杂乱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眼泪。我赶紧出门看,惊住了:杨老师带着六七个同学拿着营养品来家探望爸爸病情了。他握着爸爸的手,夸奖我在学校如何听话懂事,用功学习,让他安心养病,不要担心我的上学问题……他摸摸我的头,用充满鼓励的眼神,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三天后回校上学吧,爸爸的病会好起来的,学费的事不愁,我们大家都会帮你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三天后在爸爸再三要求下,我不情愿地骑着自行车去县了。没想到那一别竟是父女的永别。

返校后,班长递给我一个厚厚的信封:这是杨老师号召同学们表达的一片心意,一千块钱,高三的学费和住宿费他已经向学校申请为你免除了,高三剩下的日子,好好努力考上大学……

几天后我又被表哥叫回家了。一路上他满脸愁容,只顾低头骑车。半个小时到家后,瞥见堂屋中木板上躺着一个瘦小的人,身上盖着白布。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挪到跟前的,怎么揭开的白布,只见一双圆睁的眼睛望着天花板:大,我回来了……慢慢地合上了他的眼睛。从此我的世界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始终努力想把阳光透进我的世界的杨老师,总是在我发愣的时候不时地用手轻轻拍拍我的肩,总是去宿舍看看我,和我聊聊学习和大发龙虎大战,总是找我谈心鼓励我:走出昨夜的黑暗,才能拥有新鲜光明的明天。经历了黑色七月后,我在大学志愿书上选择了师范院校。四年后我如愿走上了三尺讲台。2004年春节前,班长打电话告诉我:“杨老师患肝癌走了,去世前我们去看望他时,他还打听你的消息呢……”我惊呆了,那个年轻力壮的杨老师怎么走了?世界似乎静止了,放下电话,我的眼泪已喷涌而出,我永生后悔的是毕业后我没有去看过他。

耳边电视上宋祖英仍在动情地吟唱着,“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就成了你”,我泪眼蒙眬,不禁又浮现他们和蔼的笑容,回响起他们爽朗的笑声:“老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作者: 责任编辑:李沛丰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